您的位置:首页 > 诗人部落
冬婴
发布时间2014-09-04 15:57:14     作者:    浏览次数: 次

 

冬婴诗选

 

山上的山花开

 

山上的山花开了
可我并没到山上去
所以不太了解花的神态
也看不见有云慢慢地走过来
我只是抬抬赏花的眼
然后原模原样又生活在
山脚下的人间

 

仿佛那是很遥远的事
不涉及城市的心情
与爱情的年代毫无牵绊
其实花期在日历上都明摆着
看到与不看到
是时候了花都要露脸
不是时候,花
谁也没法采

 

年年岁岁花相似
岁岁年年,人有很大不同
这说的是家门前的花
说的是一天苦似一天的人
其实这花并不同于那花
而我们对花不多的一点经验
却要沿用一生

 

错误的日期

 

一天有一天的事
一天有一天的心情
我们已习惯把日期分开来
以不同的数字
表明不同的含义

可我把日期搞错了
以为有一件事才刚刚过去
另一件事已然来临
时光里我常常这样
不是出现得太早
就是抽身得太迟

但心情是正确的
与认定的今天息息相应
被纠正后才觉得
有些事不必经历便已过去
有些事已做过多时
还得再做一次

 

窗帘飘动

 

为着听而不闻
或者,视而不见
我高挂一副厚厚的窗帘
把一个完整的世界
分成两半

一半大一半小
这很显然,很叫人难堪
其实我太想把阳光和花香
引上晦暗的桌案
而一同进来的还有尘埃
谁敢接待

我的第二层眼帘
便只能日复一日独自飘展
我缝纫的又一片天空
云彩不惹风尘
风声总是遥远

 

河岸

 

往后与自己相反
往前是无法追随的河水
一块沧桑的礁石
像没有弹性的跳板
我容身其间

沿岸的巴茅在逶迤
倒伏的丛丛风声
攀不上不落言筌的山岩
高天流云,流不走的蓝
在水里破碎

对岸似近而远
携手的波浪
只构成通往低处的路面
礁石上的人名和诗句
每一笔都是拴紧的纤绳
而另一端一直在
空空地摇摆

 

你的身影掀开我的眼帘

 

今天的事是上眼皮
明天的事是下眼皮
午夜时分
上下两张眼皮的打闹停下来
我已不省人事

而你的身影毫无睡意
采着山上的野花
掬着小河的流水
在我不敢再追的一面斜坡
你娇嗔的喘息勾勒出
我大角度的爱心……

我用上眼皮赶你

用下眼皮惹你生气
而你总在中间无忧又无虑
仿佛我连心的眼睛
是一只蝴蝶的草坪

 

长途电话

 

别人有所不知
我站在离他们不远的窗里
说着很遥远的事情
一个人一颗心一个地名
听起来是热的

后来是另一个人另一些事
还有第三,第四……
我的小屋像一幅地图

刚吹过北方的风
又下起南方的雨
而本地的阳光已滑下墙壁

我便这样越过一些山
跨过几道水。手握话筒
把语气像丝一样广布开去--
我只有蜘蛛般大小

想法却远天远地

 

沉思

 

季节里雨水在深入
不属于这个季节的温暖

向两边分开
一道弯弯曲曲的泥泞飞溅
暗指迷茫的屋檐

我似乎久已不在人世
没有疑问的心扉

被幸福的翅膀扇走了流年
现在我醒来,开始回转
在一条生疏的路上
寻找一只无望的望眼

亲人的气息在雨中弥漫
泥点是最苦的泪水
而路不断。尽头的一把锈锁
不能被替换
只能被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