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诗人部落
冯月季
发布时间2014-09-04 15:55:54     作者:    浏览次数: 次

冯月季诗选

 

陌生人的夜晚

 

是谁让我们误入尘世

在没有星光的夜晚

等待最初的黎明

七月的命运坚强无比

大雨不停的落下

为早逝的夏天举行春天的葬礼

你仿佛一直在诉说  或者根本就没有离去

在最寒冷的时刻

你是那个逐爱的女人

 

我不能揭开你神秘的面纱

八月的山洪回旋湍急 水气氤氲

你依然半遮半掩 沿着回忆的方向

脸庞模糊 从夜晚走到夜晚

遗忘时间是多么复杂而单调

在一本不能称之为历史的书里

岁月如泥石流一样崩溃

同样 走得太快的人

只有笑容会成为不朽

我们经历了繁华 也历经了磨难

这个世界 脆弱的不仅仅是人的神经

还有时间

而时间简史只有圣人才能明白

破碎的皮肤犹如裂缝的墙壁

流淌出希冀的光

我们不能共同分享某种东西

却能共同分担某种东西

我们不能被岁月的疼痛一点一点扼杀

在你我内心深处

对身体的渴望从未停止过生长

请容纳暂时的遗忘  请容纳幻觉的颜色

天亮的时候

再不会有人离开

 

 绕道而行

 

从图书馆一楼到四楼

我喜欢走那条很少人走的木楼梯

尤其在周末的夜晚

几乎没有人与我在楼道里相逢

恰如多年以前寂寥曲折的人生

一个人走在路上

另外一群人在孤独的狂欢

沿着楼梯盘旋而上的时候

凝稠的思绪被冷风慢慢搁浅

可以不去想此时是否有人心碎

或者为了爱情而伤悲

请允许我自私一次

此时我只关心

这篇论文如何能够写得富丽堂皇

新出版的小说里主人公是否有一个好的结局

在阴暗的楼道里

完全不用伪装自己

墙角散发着潮湿木头的霉味儿

最终它们会变成灰尘随风而散

而不留下一根骨头引起回忆和忧伤

 

在这南方阴冷的夜晚

大家都在关心房子、汽车和工作

没有人知道暗夜正悄悄的腐烂

从图书馆一楼到四楼

穿过这条楼道需多花费五分钟

却让我看到了另外的虚空

窗外的树丛里灯光闪烁

是谁的惊恐的眼睛

 

与杯子对话

 

杯子很小,四壁光洁,像少女的额头

装满了水,就成了一片小小的透明的海

映照出头上白色的屋顶,脚下平滑的地板

还有那盏蓝色的小台灯,我渴望湿润的眼睛

杯子握在手里,像握住一个小小的世界

感觉有几分沉重,杯子却始终那么沉稳

我试图找到和杯子沟通的眼神,杯子笑而不答

 

蔓延(组诗)

 

2005年夏秋之际,独居江苏常州,窗外的雨水散发着芬芳,打湿了所有关于美好的回忆,想起那个身在远方,像我姐姐一样充满忧愁的女子,为她写下这些诗行,送去我最深的祝福.……

 

 

 

在江南潮湿的雨声里

我还能听到   你那小雀似的心跳

认出   弥散在你裙子上

石榴花的芳香

 

你的八月或许贮满忧伤

恰如你心事满怀时

从不肯将我打量

  没有什么

八月的阳光也有很多忧伤

   还不知道

淌过天空的雨水是阳光的泪水

它们的忧伤   足以爬满

土地丰硕的胸膛

同时   也带来了

九月的嫁妆

 

你浓重的眉宇可以舒展些了吧

多么好   时光和阳光就这么像羽毛

在血管中静静流淌

你裙子上的石榴花

今年谢了   明年还会开放

让阳光的小手轻拍你的额头

你转过身来   望着八月纷飞的庄稼

脸红艳艳的   满是幸福

 

我常常在半夜醒来

 

我常常在半夜醒来

顺着萤火虫的光亮   寻找

你那被泥巴和茅草覆盖的小屋

我还要带上一只美丽的松鼠

古旧的琴和诗集   以及

一把你送给我的雨伞

 

  八月的丛林多么澄明

吹过草叶的湿漉漉的风

也荡漾着夏日湖水的柔情

 

小屋恬静依旧

在开满野花的壕沟旁

我停下身来   默默低语

抚摸着每一根忧伤的篱笆

询问着    你迟迟的归期

 

   

 

如同一片落叶   你的九月

深吻着土地的悲怆

能否听得见   小虫子

在泥土里轻轻咀嚼着忧伤

 

你还是有些落寞

如同孤单飞行的候鸟

   我知道

有时候   我也会在秋风中啜泣

独自在深夜   幸福地想你

 

九月是一条丰满的河

有许多泪水   如同悲伤

也有很多芳香    如同歌唱

 

你羞涩地咬着唇   没说一句话

便是整个秋天最好看的模样

我分明看见

田野里那些老去的草和树

在你充满水意的眼神里开始生长

 

水月亮

 

水月亮   水月亮

你耐不住寂寞   就挂在邻家的瓦片上

 

水月亮   水月亮

你皮肤光洁   像我童年梦里的新娘

 

水月亮   水月亮

你白天和阳光亲热   晚上吐露芬芳

 

水月亮   水月亮

你喝醉了桂花酒   原来你也有感伤

 

水月亮   水月亮

你是我飘零的姐姐   像嫦娥一样的姐姐

 

水月亮   水月亮

你如果让我吻一下

你就是我诗集中最美的诗行

 

 

朝圣者之歌


  在我心的不可窥探的最隐秘之处
   长久以来潜隐着一个愿望
   它整装待发,蠢蠢欲动
   试图做一次麦哲伦英雄式之远航
   它有着蜂鸟般瘦小的躯体
   满含着迷茫、困惑与谦卑
却怀着亚伯拉罕般坚定之信念
   纵然沉睡于大西洋底冰冷铁达尼号之悲剧
   使其噤若寒蝉,有片刻之畏惧
   远航之路布满了不可预知的凶险与劫难
   但它无所畏惧,纵然前方是万劫不复之深渊
   它像一个行走在朝圣之路上虔诚的圣徒
   却似乎永无抵达之境

它无意揭开世上诸事物存在之迷
   朝圣之路上留其坚实足迹、倔强身影
   就足以使其欣喜若狂、不虚此行
   它在旁人不可知的角落里沉睡了太久
   久违了光明,久违了自由之呼吸
   如今它恍然苏醒,一切都那么让人期待
   仿佛一扇封闭已久的厚重的木门
   突然间裂开一道缝,阳光密集的拥来
   如清冽的泉水那般汩汩流淌
   或者在沙漠里独自跋涉、不存希望的旅人
   猛然间嗅到了绿叶的气息,雨水的芬芳
   即使海市蜃楼般的幻景也使其感动不已

它听得见风和小虫子的窃窃私语
   阳光抖落掉温暖的声音
   它看见花开时羞涩曼妙的姿态
   以及绿叶即将成为新郎时的紧张与兴奋
   但短暂惊喜之后磨难接踵而至
   其苦痛不可名状,若陷入绝望中的诗人
   饮尽烈酒,披头散发,焚烧珍爱的诗稿
   连太阳亦沉下地平线。大地一片漆黑
   它在痛苦与欢乐、幸福与悲哀、圣洁与俗媚
   之中不住摇摆,几近倾覆,行将退却
   但在遥远的前方有沉重的声音告诉它
   如果大地一片漆黑,让你的灵魂作你的指引